热门搜索:

被鬼子飞机丢下的一颗炸弹命中了足足二十多人在那一瞬间就被直接

时间:2018-12-29 22:58 文章来源:互联网

 这个班的孤军亦有枪支弹药,他们依旧在抵抗,在一处战壕中抵抗。但已经将此地重重包围并已经收到大队长活捉军令的日军却并不着急,他们没用重武器,就是不停和中国伤兵对射。
 
    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士兵随身携带的子弹并不多,和他们一场战斗最少携带120发子弹无法相提并论。耗光他们的子弹,那就是活捉他们的时候了。
 
    果然,面对四面八方围过来的日军,拼命反击的中国伤兵们的枪声逐渐稀疏下来了,直至悄然无声。
 
    无论日军如何试探性射击,再也没有一颗子弹飞出。
 
    可当五分钟后,一个小分队的日军小心翼翼弓着腰向二十几米外的中国人的阵地前进,等他们距离不过十米,眼看已经直起腰即将冲进战壕和中国人短兵相接的那一瞬间。
 
    中国人的战壕里突然又响起一阵枪声,足足八声枪响过后,日军小分队12名士兵,包括军曹在内,趴下了12个,除了有5个是主动趴的,其余7人全是被子弹击倒的。
 
    距离不过十米,就算是不会用枪的普通人,如此明显的目标,命中率也在百分之七十以上,更何况是一帮连续打了好几仗的士兵了。
 
    七名日军大多数是胸部中弹,汉阳造7.92毫米圆弹头在300米的射程内比三八大盖的6.5毫米尖弹头的威力更大,哪怕此时日军的弹头也是接受了4年前长城一战的教训过后改造过的。
 
    看着是胸前一个小口,但被弹头打穿的后背上却是一个小茶杯大的窟窿,身后喷涌而出的鲜血里甚至带着被弹头翻滚搅碎的肺叶。受了这种伤的士兵显然是不得活了,在抽搐两三分钟后都归于平静。
 
    但他们显然还是幸运的,更不幸的却是那两个大腿被击中的日军,7.92毫米圆弹头在肉质肥厚的大腿上不仅留下的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窟窿,剧烈的疼痛让以顽强战斗精神而著称的日军也忍不住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的同时,被生生炸烂的动脉在疯狂喷血。满地全是他们洒落的鲜血,犹如杀猪的现场。
 
    在周围日军疯狂的射击掩护中,还活着的五个日军匍匐着拖着大声哀嚎着还在挣扎依稀还能抢救一下的两位同僚回到了自己的阵地。
 
    至于另外五名颤抖的身躯已经逐渐平复的五名同伴,只能让他们安静的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了。
 
    只是,被拖回己方阵地的两名日寇也没好到哪儿去,大腿动脉彻底被炸烂,疯狂的鲜血就算是两个急救包包上去也丝毫起不到作用,就算是有军医在现场,也无法抵挡正在打麻将中的天照大神冲这两位脸色白如蜡纸的日军招招手。
 
    小子,一起来这边打牌吧!
 
    两名日军完全是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看着自己的腿再也不流血了,然后无比恐惧的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不流血不是止住血了,而是,已经无血可流。
 
    无疑,那种看着自己走向死亡深渊却没人能帮自己一把的恐惧,是可怕的。两名日军在五分钟内就迅速走向死亡,是血液流光而死多一些,或是肝胆俱裂吓死更多一些,那恐怕只有他们的天照大神才知道了。
 
    恐怕,他也没时间来管这些,因为,接下来,陪他打麻将的小鬼子们会越来越多的,多的他都可以开雀神大赛了。
 
    被中国人这么摆了一道,完全优势兵力下竟然又战死七人,这让已经赶到战壕200米外的西川濑一少佐差点儿没气疯。足足百倍以上的兵力差距,就算将中国人全部击杀,也不过是近1比1的,帝国被打脸的同时,如果被有心人捅到上面,他或许会因此上军事法庭。
 
    如果不将这股中国人活捉,就算不上军事法庭,也将会成为他一生都抹不去的污点。
 
    于是,枪声再度响彻战场,但却没有丝毫的重武器攻击中国军人的战壕。
 
    只是,中国军人最后一处阵地,再无声息。不过,再无日军敢像第一次那样前进,他们从四个方向,在己方火力的掩护下,悄然匍匐着接近中国人的战壕。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如临大敌,出动了最少一个步兵小队参与进攻的中国军人的战壕里,八名中国军人手中已经没有了枪。
 
    枪都被他们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堆在了一起。
 
    因为,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
 
    甚至,他们连刺刀都没有上。
 
    不是他们没有和日寇白刃战的勇气。
 
    因为,他们全是伤兵,重伤兵。
 
    几乎没有行动能力的他们,能努力射光自己枪膛中的子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八个人,用最后的八枪当场打死5个鬼子,伤2人,只有一枪打空。
 
    那是因为,那名士兵被绷带包扎的眼窝里,已没有眼球……
 
    耳旁传来密集的小鬼子的枪声,双目早已在四小时前就被敌人炮弹气浪轰瞎的士兵脸上绽放出一丝微笑。
 
    他很遗憾,他没有像其他战友一样打死一个够本。但他不是听声辩位的武林高手,仅听着同伴高喊着的“前十尺,左五尺”的方位就能精准的射出枪膛里的子弹。
 
    可他也不遗憾,因为,在战壕里,他已经抽了两根烟。
 
    那是连长临走时塞给排长的。
 
    上好的卷纸香烟啊!抽起来喷喷香,两根烟的时间,已经足以让连里撤退的弟兄们跑出去两里地了吧!……
 
    PS:1000章啊!童靴们,是不是该投月票纪念一下?这种要求,等风月2000章的时候再来一次。
 
    Ps:书友们,我是汉唐风月1,App,、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dazhuyue书友们快起来吧!
 
 第1001章 战地之殇 下
 
    “排长,我怕。”一名脸上满是灰尘却又被汗水亦或是泪水糊成一个大花脸但又分明还留着几分稚气的年轻士兵将身子微微向身边一个头上扎着绷带,右臂也早已空空如也的壮年军人身上靠了靠。
 
    他的一只脚,自脚踝以下,也没了,就用一个脏兮兮的军服粗粗的包裹着。
 
    “山娃,怕甚?额们排弟兄们都在这儿陪着你呢?大家一起上路有伴!莫怕。”领章上挂着少尉军衔的壮年军人用仅存的左臂揉揉年龄绝不会超过十七岁士兵的头,柔声安慰道。
 
    年轻士兵的目光向周围一扫,眼里大颗大颗的泪水再度顺着脸颊滑落。此战之前,他们整个排40人,现在,连排长在内,却已经仅剩8人,而且,全体重伤。
 
    原因是,他们的阵地,被鬼子飞机丢下的一颗炸弹命中了。足足二十多人在那一瞬间就被直接炸死。三天时间疯狂挖掘的防炮洞,防得了小鬼子的75毫米山炮和野炮,但却防不住250磅的航弹。
 
    唯一双腿健全能撤退的排长执意要留下,陪着重伤不能行走的排里的弟兄们。
 
    “咋嫩怂呢?哭个甚。狗娃,从你开始,给老子报数。老子看看还有几个能喘气的。”少尉军人晃晃有些眩晕的头,厉声吼道。
 
    一块弹片切去他大块头皮甚至连骨头都能看见,但奇迹般的却没致命,可是,他不仅是越来越晕,看人都是重影的,而且更要命的是,他的脑子经常性的处于空白状态,甚至,他已经记不清战斗了多久,排里还剩下几个弟兄了。
 
    “是。”一个仰面朝天躺在他们身边的士兵努力鼓足中气回答。“一”
 
    他的上半身包括脸部,全部被乱七八糟的绷带缠着,血迹斑斑,如果再把两条胳膊缠上,就像一个木乃伊一样。
 
    “二”
 
    “三”
 
    。。。。。。。。
 
    “七”
 
    半响过后,再无声息。
 
    壮年军人环目四顾,眼里也忍不住涌出一片泪花,缓缓垂下自己高昂的头,低沉的喊道:“八”。
 
    40人的步兵排,就活下来八个人,32个朝夕相处的兄弟,就这么没了。不过不要紧,很快,40个兄弟又会马上聚一起喝酒了。
 
    “山娃,莫怂,给老子抬起头,好好看着这些小鬼子,等老子们到阎罗王哪儿报道的时候,见到他们,一起上,揍狗操的。”壮年军人用力摇摇头,用仅存的左手搂紧了尚是少年的士兵的肩膀,厉声道。
    原来,他们都是重伤兵。
 
    他们,有没有腿的,有没有胳膊的,有躺着不能动弹几乎只有一口气的。
 
    但是,就是这样几个伤兵,却依然在战壕里顽强抵抗,抵抗了他们一个不兵小队足足二十分钟的进攻。而现在,他们放弃了抵抗,就这样团团围坐在一起。
 
    显然,他们没子弹了,甚至,连肉搏的力气都没有了。
 
    目中凶残的光,正在逐渐退却,取而代之的,是尊敬。
 
    哪怕凶残如日寇,在两军对战的战场,对于这些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进行抗争的对手,崇尚武士道精神的他们,也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尊敬。
 
    那是已经超越了民族仇恨,源于骨子里对于不屈精神的敬意。
 
    “只要你们举起双手,向帝国皇军投降,本人帝国陆军少尉黑田照会向西川少佐阁下请命,给你们战俘待遇。”一名挂着步兵少尉军衔的日军小队长踏步向前,凝视着这批已经完全丧失反抗能力的中国军人,沉声说道。
 
    一旁的一名挂着照相机的日军随军记者有些兴奋地举起镜头,对准了坐在那里的中国伤兵们。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